1018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趙無極
1920 - 2013
19.11.59
款識
無極ZAO(右下)
ZAO WOU-KI 19.11.59(畫背)
一九五九年作
油畫畫布
114 x 146 cm; 44 ⅞ x 57 ½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註:畫背貼有庫茲畫廊標籤

此作將收錄於由梵思娃・馬凱及揚・亨德根正籌備編纂的〈趙無極作品編年集〉(資料提供/趙無極基金會)

來源

紐約,庫茲畫廊,1959年
密歇根州,卡拉馬祖,普強公司於1961年9月1日直接購自上述來源
亞洲私人收藏
香港,佳士得,2009年11月29日,拍品編號1004
現亞洲重要私人藏家直接購自上述拍賣

出版

〈趙無極〉Jean Leymarie編(巴塞隆納,Ediciones Polígrafa/巴黎, Editions Hier et Demain,一九七八年),圖版75,125頁
〈趙無極〉Jean Leymarie編(紐約, Rizzoli國際出版,一九七九年),圖版75,125頁
〈趙無極〉Jean Leymarie編(巴塞隆納/巴黎,Cercle d’Art,一九八六年),圖版75,125頁

相關資料

19.11.59》:浪嘯龍騰,問鼎國際抽象巔峰

1957年,趙無極抵達美國,居於胞弟趙無違新澤西的寓所,不僅獲得寛敞的創作空間,更得以方便地前往紐約,親炙這二戰之後發展如日中天的全球藝術核心;此時,紐約庫茲畫廊推動抽象表現主義不遺餘力,其自1945年創立以來,即通過支持馬哲威爾及德庫寧等大師而建立起卓著地位,而畫廊創辦人山姆・庫茲在五〇年代以後更矢志擴張美國藝壇之國際視野,積極引進優秀的外國藝術家。身負中國和法國雙重背景的趙無極之出現,恰好成為庫茲邁向「專注品質的國際畫廊」的理想人選;志趣相投的兩人一見如故,並迅速於1957年11月建立起合作關係,庫茲畫廊成為趙無極在美國的獨家代理,每年向趙無極購藏可觀數量的作品,並通過個展、群展及巡迴展覽,令趙無極在美國各地持續曝光,除了每一至兩年在紐約畫廊的舉行趙無極個展,庫茲還為藝術家在三藩市博思畫廊(1959年)、薩拉索塔瑞格林藝術博物館(1962年)及麻省理工學院(1964年)舉行展覽,並成功推動美國頂尖博物館如古根海姆藝術博物館及芝加哥藝術學院購藏趙無極鉅作。

庫茲對於趙無極在美國的發展助力甚為關鍵,他使藝術家迅速進入美國藝壇核心,與一眾美、歐抽象大師包括波洛克、羅斯科、克萊因、蘇拉吉、馬修等比肩而立,直至1966年庫茲結束畫廊營運,趙無極在美國抽象表現主義的黃金年代獲得了足足十年的發展時間,代表華人藝術家在戰後美國藝壇寫下濃墨重彩的一筆;與此同時,趙無極更因為庫茲的鼓勵而盡情汲取美式抽象表現主義的養份,從而創作出尺幅更大的油畫,畫風亦更顯豪邁奔放,促成他從「甲骨文時期」(1954至1959年)至「狂草時期」(1959至1972年)之演變。1959年,庫茲畫廊第二次為趙無極舉行紐約個展,創下開展前夕僅餘一張作品尚未售出的驚人佳績,對於當時不過三十九歲的藝術家而言,可說是極大鼓舞,亦或因此之故,藝術家於本年年底完成的作品,益發顯示自信的精神狀態,畫風從「甲骨文時期」的渾厚深邃,走向「狂草時期」的飛揚恣意,本次晚拍登場的《19.11.59》(拍品編號1018),正是此段進程的珍貴見證。

趙無極五、六〇年代在美國備受重要藏家關注之盛況,恰好能以本作為佐證:本作最早源自庫茲畫廊,隨即進入密歇根州卡拉馬祖藥業鉅企普強公司之藝術典藏;普強公司成立於1886年,其創辦人威廉・E・普強以製造易碎藥丸起家,致富之後積極建設桑梓,在卡拉馬祖建設普強就業研究中心、並贊助成立卡拉馬祖社會基金及卡拉馬祖社區會堂;此外,普強醫生亦是大收藏家,其最著名的收藏舉措乃於三〇年代羅致美國寫實大師洛克威爾創作一系列作品,然後通過巡迴展示原作及製作廣告插畫大量流傳,以普及新型藥品的使用與安全性,成為美國寫實主義的重要推手;此後,普強公司的藝術典藏一直擴張,直至1990年代巔峰時期,其藏品數量高達1100件,除了在企業總部展出,更經常借予卡拉馬祖藝術學院;從普強公司1999年編訂的企業典藏清單可見,《19.11.59》是在1961年9月1日於紐約庫茲畫廊購藏所得,由此推斷,本作很可能參與了趙無極1961年10月3日至21日在庫茲畫廊舉行的第三次個展,並在開展之前被普強公司率先典藏;在普強公司另一份文獻則可看到,《19.11.59》長期展示於作為展覽總部的88大樓,連具體位置是行政人員餐廳之北牆都有清晰紀錄,足見普強典藏作品之專業與細緻,以及趙無極在五、六〇年代於美國收藏界所受到的高度重視。

《19.11.59》的誕生,象徵著趙無極「狂草時期」之起點。本作以明快亮麗的藍色為主調,上下方以深邃如黛似墨,中間位置則沁透鉛白般的光暈,似是蓄勢待發,向兩邊激射而出,顯現「狂草時期」經典的上、中、下三疊式結構,若與本次晚拍呈獻的《20.03.60》(拍品編號1017)並觀,可見兩幅誕生時間相約的鉅作,在構圖乃至精神氣勢都彼此呼應;與此同時,《19.11.59》的畫面已經脫離「甲骨文時期」以文字符號組建抽象構成的創作規律,而是將字符完全消蝕融解,變成更為無形無相、無迹可尋的書法線條,如中國書法的基礎「永字八法」,但見縱橫擺闔的點、橫、撇、捺,在湛藍的畫面無處不在,或隱或現地與整體結構緊密結合,透現著渾現天成的生命之氣,若十九世紀英國大師透納在《暴風雪—汽船駛離港口》呈現大自然勢不可擋的巨大力量,以畫面中心為放光點,撬動四面八方翻滾迴旋;其汨汨源源、煙水迷離之處,又似北宋郭熙在《早春圖》飽遊飫看吞吐而出的山水精華;值得注意的是,趙無極非常注重藍色的運用,他曾經讚嘆中世紀大師奇馬布埃的《聖母像》為「羅浮宮最美麗的事物」,聖母身上的藍袍所傳遞的聖潔的象徵意義,容或讓藝術家發現了色彩之於抽象繪畫的特殊威力,其功能不再如在具象繪畫之中作為反映肉眼觀察的現實世界的色彩,而是深具形而上的哲學性、精神性的力量;在趙無極的故鄉中國,其數千年來的色彩語彙均與陰陽五行的宇宙觀念息息相關,而《19.11.59》凜然生威的色彩與構圖,更讓觀者油然想起明朝永樂、宣德時期的青花海水龍紋御瓷,蘇麻瀝青深入胎骨的色澤,結合潔白純淨的高嶺瓷胎,翻江倒海的天子真龍,無不傳遞著凜凜生威的皇家氣象;《19.11.59》乘風破浪的氣勢,正是藝術家抵礪磨志、蓄勢待發的內心寫照,宣示他即將迎來風起雲湧、問鼎全球抽象大師地位的崢嶸年代。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