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6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趙無極
1920 - 2013
無題
款識
無極ZAO 58(右下)
ZAO WOU-KI 1958(畫背)
一九五八年作
油畫畫布
114.3 x 162.6 cm; 45 x 64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註:畫背貼有紐約庫茲畫廊標籤
此作將收錄於由梵思娃·馬凱及揚·亨德根正籌備編纂的〈趙無極作品編年集〉(資料提供/趙無極基金會)

來源

紐約,庫茲畫廊
羅森曼法官伉儷收藏
紐約,所羅門·R·古根漢美術館收藏(Samuel I. Rosenman法官夫婦於1964年捐贈)

出版

〈趙無極〉Jean Leymarie編(巴塞隆納,Ediciones Polígrafa/巴黎, Editions Hier et Demain,一九七八年),圖版278,281頁
〈趙無極〉Jean Leymarie編(紐約, Rizzoli International Publications,一九七九年),圖版278,281頁
〈趙無極〉Jean Leymarie編(巴塞隆納/巴黎,Cercle d’Art,一九八六年),圖版310,321頁

相關資料

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
古帝命武湯,正域彼四方。
方命厥后,奄有九有。

商之先后,受命不殆,在武丁孫子。
武丁孫子,武王靡不勝。
龍旂十乘,大糦是承。

邦畿千里,維民所止,肇域彼四海。
四海來假,來假祁祁,景員維河。
殷受命咸宜,百祿是何。

《詩經.商頌.玄鳥

甲骨文乃中國文字之原型。早在三千三百年前,殷商君王在發動征戰或作出重大決議之前,必先請示神明,將神喻契刻於獸骨龜甲之上,並鐫鑄誥命於青銅器上,成為至今公認東亞最早的文字體系;光緒二十五年(1899年),晚清國子監祭酒、金石學家王懿榮在北京發現了來自河南安陽的刻有文字的甲骨,塵封數千年的遠古文明,自此得以重光,成為二十世紀東亞考古學上的一門嶄新學科-甲骨學;民初以還,世稱「甲骨四堂」的羅振玉(號雪堂)、王國維(號觀堂)、郭沫若(字鼎堂)、董作賓(字彥堂)等大師級學者輩出,考古研究碩果纍纍,收藏金石甲骨的風氣亦蔚然盛行,趙無極的父親趙漢生,即於此時投身其中,其好古敏求的雅趣,不僅薰陶了趙無極,使他日後在法國出版學術專著《漢拓》,推動了海外中國文物研究工作;更重要的是,這份自幼培養的底蘊,最終成為他打開抽象繪畫大門的黃金鑰匙,在戰後抽象藝術巔峰的五○年代,成為當時縱橫歐美的亞洲最強代表,其「甲骨文時期」(1954至1959年)更成為東亞高古藝術與歐美戰後藝術交融的最佳典範;歐美最重要博物館典藏趙無極作品,無論是龐畢度中心、斯圖加特藝術館、卡內基藝術博物館、魁北克國立美術館、沃克藝術中心、哈佛大學藝術博物館、芝加哥藝術學院、底特律藝術學院等等,莫不以「甲骨文時期」為主軸,足見學術界之高度認同,而1939年創立於紐約的所羅門.R.古根漢美術館,更是以收藏與研究抽象繪畫為宗旨,其典藏二十世紀以來全球最重要的大師傑作,堪稱現代藝術之殿堂,抽象作品更堪稱最精彩的學術標本;本次春拍,蘇富比很榮幸獲得古根漢美術館之委託,將其庋藏長達五十五年的趙無極甲骨文鉅作《無題》(拍品編號1026)呈獻於香港現代藝術晚拍,讓全球藏家得以同享這份藏鋒已久的攝人魅力。

紀錄歷史的臻絕來源

《無題》的原藏家,乃美國二十世紀著名政治家及法官羅森曼伉儷。羅森曼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服役於美國陸軍,1919年畢業於哥倫比亞法律學院,及後當選紐約州眾議員,並就任紐約最高法院法官,更於1943至1946年成為首任白宮法律顧問,先後為美國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人稱「小羅斯福」)及杜魯門效力,任內主理戰爭罪行事務,並為兩位總統撰寫演講稿,小羅斯福總統的著名「新政」,即由羅森曼定名;1957年,趙無極離開生活接近十年的巴黎,與摯友蘇拉吉夫婦西行美國,展開極為重要的事業發展之旅;在紐約,趙無極與推動抽象藝術不遺餘力的庫茲畫廊展開合作,並與荷夫曼、克萊恩、加斯頓、戈特列布等紐約畫派名家建立友誼,走進美國抽象表現主義核心;1959年,趙無極在庫茲畫廊舉行首次個展,象徵他在雲龍風虎的戰後紐約畫壇正式登場;正如許多其他重要北美私人藏家,羅森曼伉儷亦在此時開始欣賞趙無極的創作,其收藏此幅《無題》,稍後於1964年將之慷慨捐贈予紐約所羅門.R.古根漢美術館;逾半個世紀以來,《無題》備受專業保護,品相堪稱完美,讓身處廿一世紀的觀眾,依然能夠通過作品,感受趙無極的非凡才情與澎湃創意。

神儁瑰麗的甲骨真義

趙無極「甲骨文時期」的重要性,在於讓藝術家從本質上擺脫繪畫的敍事性,令作品從原本展現肉眼所見、向外尋求的景物,轉向表現以心眼所感知、向內求索的境象,此一繪畫目的之哲學性轉變,使得戰後藝術徹底區別於古典主義、印象主義甚至二戰之前的領導畫壇的立體主義、野獸主義及超現實主義。甲骨文本身具備深厚的歷史淵源,足以成為華人藝術家於海外立身的文化圖騰,同時又是當時最新穎的考古發現,乃極具可塑性的藝術素材,加上藝術家父親自幼薰陶之情感牽引,遂成他走入抽象的最佳契機。《無題》誕生之時,藝術家的「甲骨文時期」已臻成熟,畫面的鉛白與銅錄,均蛻變自遠古甲骨與銅器的滄桑色調,在那彷彿由時間沖刷而成的晦明變化之中,流露深不可測的神秘與瑰麗;尤為點睛的,是若隱若現、泛泛而起的金黃色澤,那是銅器剛剛製成熠熠生輝的原本光彩,似要訴說這沉睡三千年的歷史傳奇正在甦醒,勢將重新煥發生機,綻放沉穩大氣的王者鋒芒;畫面線條銳利而流暢,昇華自甲骨與吉金上的鐫刻銘文,經過美國抽象表現主義之洗禮,已經徹底擺脫字形字義之約束,更顯飛揚騰躍、活力賁張,如山舞銀蛇、雲蒸霞蔚,如古物有靈、諸神受紀,預示趙無極下一個風格時期「狂草時期」(1959至1972年)即將降臨。

「甲骨文時期」乃趙無極藝術上臻於成熟、在西方畫壇卓然成家的象徵,由於其年代甚早、為時較短,在市場上流通的作品一直以中、小型作品為主,過去三十年來,在全球上拍的甲骨文油畫當中,尺幅如《無題》能及100號畫布(160公分寛)者僅僅十二幅,若同時具備頂尖的博物館來源者,唯一先例更只得芝加哥藝術博物館典藏之《抽象》;《抽象》於2013年12月1日在北京蘇富比登場之時,曾以人民幣89,680,000(當年折合港幣約115,000,000)刷新藝術家拍賣紀錄,在全球市場引起震撼,可見巨幅甲骨文油畫加上頂尖博物館來源之巨大威力,如今《無題》登臨香港,實為無極藏家不容錯過的臻絕之選!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