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此頁面
Ressence創辦人談21世紀的鐘錶設計以及獨一無二的Type 1 Slim

Ressence創辦人談21世紀的鐘錶設計以及獨一無二的Type 1 Slim

立獨行的製錶商Ressence早前舉辦「#WatchesAgainstCovid19」腕錶設計比賽,如今最終得獎者正式揭曉。為支持抗疫工作,蘇富比上月與製錶品牌Ressence合作策劃一場鐘錶設計比賽,讓一眾錶迷發揮創意小宇宙,為Ressence的最新錶款「Type 1 Slim」換上獨一無二的個人面貌。過去數星期,共有466位參賽者提交別出心裁的設計,反應熱烈,令人振奮;參加者包括兒童、鐘錶愛好者,也有專業設計師。

一眾鐘錶愛好者透過社交媒體網站Instagram,在Ressence創辦人伯努瓦・明蒂安斯(Benoît Mintiens)千挑萬選的四位入圍者中,投票選出得獎者。這名得獎者是來自英國、育有兩子的雷蒙德・拉姆斯登(Raymond Ramsden),他憑著別緻的淡藍色設計脫穎而出。 Ressence 委託其瑞士製造商,按照得獎者的設計圖製作腕錶,成品將登上7月11日香港蘇富比「珍貴名錶」拍場,拍賣收益惠澤比利時魯汶大學的新冠肺炎研究項目。

Ressence創辦人伯努瓦・明蒂安斯在此分享他對鐘錶設計的想法,以及舉辦這次設計比賽的心得感想。




Ressence創辦人伯努瓦・明蒂安斯 Lea Meienberg/Lea Meienberg / 13 Photo

你的專業背景是工業設計。你對鐘錶的熱愛因何而起?你是如何創立自己的鐘錶品牌?

我對機械鐘錶的熱愛早於我的事業發展……少年時我會收集一些特別的錶款和其他產品的剪報。在我個人興趣的領域上,錶占據中心,並與其他興趣交錯。要創造一枚機械錶,所需不只是技術上的創意,同時要考慮美感、人體工程學、品牌形象、細節優化、價格定位、 生產、消費者的反饋等等,因此它是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所有創作投入需要變化,達至互相平衡配合。這樣內涵豐富、能滿足我的創意衝勁的產品,到目前為止並不多。


能告訴我們更多關於Ressence的品牌故事嗎?不如從品牌標誌(一隻手掌)和品牌哲學開始?

「我們的使命是製造適合21世紀的精美鐘錶」。要達至這一目標,我們必須重新審視產品的功能。因為缺少功能的產品無法緊貼時代步伐。那麼21世紀的腕錶應有何種功能?當然不止是單純顯示時間。我們希望自家的腕錶能讓人意識到時間流逝,靈感則來自沙漏的設計本意。沙子從一個玻璃球流向另一個玻璃球,形象地反映出時間的流逝。我們的腕錶沿用一般的讀時方式,再加入形象地展示時間流逝的元素,不斷旋轉的錶盤就如沙子不斷滑落的沙漏。只有事物發生轉變,我們才能察覺到光陰荏苒。


Ressence重新界定了腕錶,並以前所未有的時間顯示方式建立起國際知名度。能透露一下品牌的策略嗎?

我們的標誌性設計顧及到人體的生理特徵。關於時間的資訊會顯示在Ressence腕錶的同一個平面上。普通腕錶的指針彼此重疊,構成多層次的立體資訊。鑑於人類只有兩隻眼睛,接收平面資訊往往比立體資訊來得容易、迅速。試想一下,如果書中的文字像指針浮於錶盤上一樣漂浮在紙頁上,閱讀速度必然會減慢。


對很多製錶同業來說,你們的創作態度可謂是大膽無畏,毫不退讓。你們曾與「iPod之父」、iPhone共同創造人Tony Fadell聯手,研發出品牌最新一款能夠連線智能電話的太陽能機械錶「Type 2 e-Crown」。這究竟意味著你們與傳統機械錶分道揚鑣,還是志在結合機械和數碼世界的頂級技術?

很多製錶師依然把物聯網(IOT)技術融入機械錶的做法視為禁忌。我們把e-Crown腕錶的錶冠功能自動化,而不影響機械機芯的運作。簡單而言,我們以e-Crown取代傳統腕錶的錶冠。Type 2是全自動腕錶,毋須與智能電話連線也能物盡其用。它甚至更容易使用,與其手動調校,用家可以透過智能電話把城市設定傳送到腕錶,步驟輕鬆簡單。我們只是大幅革新錶冠,達到改善機械錶的目的。即使Type 2是百分百的機械錶,用家也毋須自行上鏈或調整時間,e-Crown會根據設定完成上述要求。


你們發起名為「Time to Draw」的腕錶設計比賽,是什麼驅使你們推出這個活動?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眾所周知,疫情從今年三月以來為社交和經濟活動帶來巨大衝擊,但我們能做的其實並不多。那麼我們必須捫心自問,究竟能採取什麼措施避免同類事情再次發生。答案呼之欲出,我們認為資助科研是可行的途徑之一。


如何選出得獎作品?

那是很艱難的決定。參賽者的設計都非常認真,我們收到的作品都經過深思熟慮,並且意有所指。如果算上逾期遞交的作品,我們從世界各地收集到將近500份草圖,真的受寵若驚,感覺就像聽觀眾在演唱會上合唱自己的原創歌曲。除了「有意思」以外,比賽並沒有太多要求。最後,我們決定從傳達樂觀精神的作品中選出優勝者。不過我們沒有直接敲定唯一的贏家,而是首先挑選四個備受喜愛的設計,然後交給社交媒體用戶選出最終的得獎作品。我非常滿意大家的選擇,它洋溢著積極向上的意味,無分性別,內涵別出心裁,而且不受我們的品牌風格限制。此錶創意獨到,世界上絕無僅有,極具收藏價值,堪比專門邀請藝術家繪畫車身的藝術車款。


接下來有什麼工序?能介紹一下這枚獨一無二的腕錶的製造過程嗎?

對任何Ressence腕錶而言,顏色永遠都是棘手的一環。錶盤的零件作為機械裝置的一部分,形狀、尺寸都必須精準無誤。即使是一般厚度的塗料,也會導致零件之間互相接觸,阻礙運行。因此我們與合作夥伴一起研發出一種新技術,使零件上的塗層只有幾微米厚。得獎作品採用富含意義的特定顏色,我們必須對此加以尊重,務求準確無差地還原設計者的心意。


第一次看到得獎設計時,你有什麼感覺?

我第一次看到這個設計時,評審團給了它幾個暱稱: 蒙德里安錶、超級Swatch、樂高錶,雖然這些暱稱都帶有一些玩笑的成分,事實上這個設計是獨一無二、難以歸類的: 它和我之前見過的鐘錶設計完全不同,無論是理念或者是美學上它獨樹一格。它讓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覺、色彩鮮明引人注目,在童心玩趣之中不失高級名錶的優雅感,而Ressence更為它賦予了生命,讓它從平面的繪圖變成了真實的一支腕錶。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它讓我覺得有積極向上的樂觀態度,而這正是我們舉辦比賽的用意。說了這麼多,只可惜我們只製作了一支錶,只能給一位有緣人戴上腕間!


鐘錶 香港春季拍賣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Close
arrow Created with Sketch.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