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爺爺教我的事

那些爺爺教我的事

隆三十一年(1766年),是乾隆皇帝登基滿三十年的新開始,他在年初先宣布逐年輪流免除各省的漕糧以減輕負擔,卻又隨即迎來一個乾熱少雨的炎夏,為此,他兩度親往北京西山的黑龍潭祈雨,希望龍神降雨以解燃眉之急。在他自己的家庭中,也還有些煩心事,前一年南巡時,他與皇后那拉氏發生激烈衝突,旋即將皇后送回北京幽禁,事過一年,顯然兩人的關係並未好轉,於是,在正月時由得寵的令貴妃接替皇后辦理各種事務,夏末秋初時,皇后就突然去世了。

清乾隆 佚名《乾隆皇帝朝服像》軸  絹本設色 局部
© 北京故宮博物院

此時的乾隆皇帝在政治上他躊躇滿志,但在回顧後繼時,卻不能不有幾分心急,皇子們與他一樣醉心詩文本是好事,他卻不免擔心後人只懂舞文弄墨而失去了祖宗武勇強健的傳統。在這一年,他一如往常漫步於圓明園中,執政三十年,他並沒有讓父、祖失望,但人到壯年,如何讓自己居於承先啟後的位置,似乎變得格外重要。就在這一年的夏天,他寫下了〈紀恩堂記〉,又刻了一方「紀恩堂」章來紀念此事。

清康熙 佚名《康熙皇帝朝服像》軸 絹本設色 局部
© 北京故宮博物院

在這篇文章中,他深情地回憶著當年如何在牡丹台與祖父康熙初見,當時其父雍正只是皇子,藉由孝順的名義請康熙來圓明園欣賞牡丹,在一派富貴的景像中,十二歲的乾隆被召來拜見祖父,由於能背誦〈愛蓮說〉一文而得到祖父的賞識,被下令留在宮中養育,實際上康熙與乾隆祖孫相見時,康熙已是年邁多病,只養了乾隆半年多就去世了,駕崩前纏綿病榻多時,祖孫間的回憶雖短,但刻骨銘心。雍正、乾隆父子再三提及牡丹台那次的三代同堂,以顯示父子二人如何得到康熙賞識及恩情。

清乾隆九年 沈源、唐岱《圓明園四十景圖詠》冊之〈鏤月開雲〉 絹本設色 局部
© 巴黎法國國家圖書館
牡丹台所在地 後更名纪恩堂


除了闢謠,更要建立「傳承」


對於雍正父子而言,康熙末年所謂「九龍奪嫡」而生的各種謠言是他們揮之不去的陰影,雍正甚至頒布《大義覺迷錄》來試圖闢謠,但是越向外人解釋只會越描越黑。到了乾隆即位後,他對於謠言除了威嚇之外,更選擇正面地建立祖父、父親與自己之間的連結,對於祖父使用過的東西,他也會撰文寫詩來紀念一番。

清乾隆 乾隆帝御宝青白玉「敬天勤民」玺
© 北京故宫博物院

比如康熙用於自己書畫之上的「敬天勤民」璽,在康熙時代原為檀香木質地,到了雍正時代照樣以白玉重刻一方留用,將檀木璽收藏起來。在乾隆即位初年則在白玉璽上刻上自己所寫的〈敬天勤民寶四言詩並序〉,似乎也強調著「敬天勤民」這四字的精神,也由祖父、父親傳承到他身上。

「懷著對上天的敬畏,勤奮不懈地治理百姓」這樣的形象,隨著乾隆統治日久而深入他的各種論述中,藉由這四個字,祖、父、孫三代連成了一條勤政愛民的政治傳統,但在私領域上,雍正與乾隆一再以紀念康熙來塑造三代人之間的情感連結,雍正編纂了《聖祖仁皇帝庭訓格言》,並親撰了〈圓明園記〉來歌頌父親的種種美德,乾隆則再一步撰寫了各種詩文來向祖、父致敬。在現代人看來,這樣的舉措或許有點矯情,但對於雍正與乾隆而言,這是他們將自己與偉大的祖宗們連結起來的方式。

時間回到乾隆三十一年,當年在牡丹台邊的少年皇孫已生白髮,乾隆原本屬意的繼承人接連早逝,兒孫雖多,又有誰能如他年少時一般積極進取、能文能武?當他寫下〈紀恩堂記〉、把玩著「紀恩堂」章時,除了是撫今追昔的感嘆,或許更多是以父親、祖父的身分立下榜樣,期望著這條敬天勤民的傳統可以有人繼承下去吧!

中國藝術品

關於作者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event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