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幻莫如浮雲|格哈德・里希特的寫實與隨機

變幻莫如浮雲|格哈德・里希特的寫實與隨機

今年夏天,倫敦蘇富比將在現代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欣呈格哈德・里希特的傑作《雲彩習作(背光)》。這幅佳作體現了里希特對抽象主義、繪畫與攝影爐火純青的掌控,是難得一見的大師鉅作。
今年夏天,倫敦蘇富比將在現代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欣呈格哈德・里希特的傑作《雲彩習作(背光)》。這幅佳作體現了里希特對抽象主義、繪畫與攝影爐火純青的掌控,是難得一見的大師鉅作。

格哈德・里希特畢生致力以當代藝術的角度呈現風景,《雲彩習作(背光)》正體現出這位藝術大師的遠大志向。本作屬於「雲朵」系列,細膩的筆觸勾勒出豔陽之上的天邊雲彩,呈現壯闊遼遠之感。變幻莫測的雲朵在畫面上定格,永恆停留在繪畫與攝影、具象與抽象、自然與超自然之間,光彩燦爛,張弛兼並。

藝術評論家彼得・史耶道爾(Peter Schjeldahl)2020年在《紐約客》一篇文章裡如此形容:「里希特的抽象作品不可思議,精妙絕倫,讓人由衷驚嘆。它們彷彿有自己的意志,主動降臨創造者身上,而不是在其意念中誕生。」

在里希特的作品當中,《雲彩習作(背光)》是畫面最悅目的作品之一,其創作起源可追溯至數十年前。里希特成長在二戰後愁雲慘霧的東德,在蘇聯嚴格掌控的意識形態中長大,活在上一代人懊悔愧疚的陰霾下。隨著年歲漸長,里希特開始探索更深刻的主題,眼界越漸開闊,技巧亦越見創新。他在天空的無垠空虛與純淨無瑕中感受到雄偉壯麗的力量,找到了精神上的寬慰。里希特繪畫朵朵浮雲,並不只為歌頌大自然的神聖莊嚴,同時亦旨在讓觀者反思——我們對現實最基本的
認知究竟是對是錯?

格哈德・里希特,《雲彩習作(背光)》,估價:6,000,000 - 8,000,000 英鎊

有別於一般以天空為題的畫作,里希特的雲朵並不只象徵神聖力量,而是邀請觀者探索繪畫與攝影、大自然與崇高體驗之間的關係。一如他本人在創作《雲彩習作(背光)》的同年所言:「我想畫一些美麗的事物。」

「我自視為繪畫和藝術的繼承者。我們或許已經失去了這種廣袤、偉大而深厚的文化,但我們仍身負傳承的重任。無論是一心沉醉於昔日盛景,或完全放棄掙扎、順應時勢在糜爛中頹唐,兩者皆不可取,但若想避免墮入任何一方,亦非易事。」
- 格哈德・里希特與本傑明・布赫洛對話,1986年

「雲朵」系列是里希特最受推崇的作品系列之一,創作於1968至1979年間,更是其1980年代的攝影寫實主義系列「蠟燭」和「骷顱」的基石。里希特根據雲朵的形狀修改光線與天氣條件,與藝術史幾個世紀以來多位藝術家的手法一脈相承,當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包括文藝復興時期以天堂為題的壁畫和教堂祭壇聯畫、約翰・康斯特勃的雲朵習作、約瑟夫・馬洛德・威廉・泰納氛圍強烈的天空畫作,以及賈斯帕・大衛・費得利奇的浪漫主義壯麗風景畫。雖然里希特繪畫雲朵的手法與這些藝術家相類似,但當中所蘊含的意象卻大相逕庭——大部分藝術家都以雲朵象徵上帝的神聖力量,但里希特卻一改傳統,並不以這個圖案暗示任何超自然力量。因此,他在1986年曾將自己的風景畫作稱為「布穀鳥下的蛋」,以此比喻自己的作品雖與一般的雲朵畫作相似,但蘊含的意義卻完全不同。

Caspar David Friedrich, Wanderer above the sea of fog
賈斯帕・大衛・費得利奇,《霧海上的旅人》(圖片由 DEAGOSTINI/GETTY IMAGES 提供)

本作令人聯想起多位藝術先驅雄偉壯麗的視覺語言,包括米開朗基羅在西斯汀教堂穹頂所畫的《最後的審判》(約1540年作)中超凡脫俗的飄渺浮雲、約翰・康斯特勃著名的雲朵習作,以及與里希特同為德國人的賈斯帕・大衛・費得利奇所畫的《霧海上的旅人》(約1817年作)和《海邊修士》(1808-1810年作)。相比德國傳統的浪漫主義藝術家,里希特的作品中並無人物,只有無盡的天空與朵朵浮雲。雖然描繪的是同一主題,但里希特以相片為本、幾近科學的手法有系統地將這些浪漫主義的偉大風景作品「去浪漫化」。

「雲朵」系列畫作以攝影為基礎,每一幅都有圖可依,這些圖片來自里希特在1960年代中開始蒐集的相片、剪報與草圖集合而成的「地圖 」圖鑑。本作的題目直接提及背光的攝影技巧,在此系列中獨一無二。照片上的物像背光,是由於拍攝時鏡頭直面光源;在本作中,藝術家在畫布上為迴繞的雲朵繪出了背光的效果。

格哈德・里希特

這些照片拍攝於不同的日間時分,有些是朗日當空,純白雲朵與蔚藍天空形成鮮明對比;另一些是日出或日落,雲朵圍繞艷陽,映出滿天霞彩。里希特運用精湛絕倫、細膩入微的筆觸,在畫布上繪畫表面平滑而略微模糊的雲朵,模仿攝影所體現的客觀現實主義。藝術家在1972年接受藝評家彼得・薩傑(Peter Sager)採訪時,曾談論他以畫作模仿攝影圖像的渴望。

「對於我來說,攝影比藝術史更切身;它是我、是我們今日共同的現實。我並不是將它當作現實的替代品,而是把它視為拐杖,借助它到達現實。我需要照片的客觀本質,讓我可修正自己觀察世界的角度。舉例而言,如果我繪畫大自然裡的事物,我會開始根據個人的視野和所受到的訓練而加添自己的風格。但如果我看著相片創作,就可忘記我從那些渠道所學到的一切框條與準則,違逆自己的意志而繪畫。對我而言,這有助我的作品變得更豐富充實。」

格哈德・里希特在他的工作室內,科隆,1989年所攝
©️ CHRIS FELVER / GETTY IMAGES ART
© GERHARD RICHTER 2022 (14042022)

雲朵雖在眼前,卻遠在天邊,無法觸碰;它變幻莫測,從不定格停留。因此,古往今來的藝術家都有以雲朵象徵無法掌控的事物。里希特的另一著名系列「抽象畫」中,亦經常出現偶然和潛意識的主題。藝術家將這個系列中的部分作品稱為「自由抽象」,恰好表達他在創作時所熱衷的不規律與偶然。

「按這種依賴隨機選擇、偶然、啟發與破壞的方式創作,或許會得出一種特定的類型,但肯定不會出現一幅預設的作品。」
- 格哈德・里希特

「按這種依賴隨機選擇、偶然、啟發與破壞的方式創作,或許會得出一種特定的類型,但肯定不會出現一幅預設的作品。每幅畫作都必須從畫家的邏輯或視覺邏輯中演變而成——它必須應運而生,一如無可避免的終局。我不會計劃作品完成後的模樣,希望以此達到大自然隨意一角都能體現的相聯與客觀特質。當然,這種方法也盡可能運用了潛意識。我只想透過潛意識得到更有趣的東西,這要比我刻意思考所得之事要有趣得多。」

翻譯:黃梓鈴
Chinese version translated by Michelle Wong

當代藝術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event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Close
arrow Created with Sketch.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