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品只能掛牆上? 珠寶讓你把藝術穿上身

藝術品只能掛牆上? 珠寶讓你把藝術穿上身

起藝術,我們可能會馬上想到畫廊與美術館,但不知大家有否想過,戴在身上的珠寶其實也是一種古老的藝術形式,只是它們不在堂皇肅靜的展廳,而是融入日常生活、點綴衣裝,卻又綻放出媲美雕塑藝術的美感,盡情展現設計師和工匠的巧手妙思。

文森特·梵高 |《星空下的咖啡座》
靈感來自文森特·梵高所繪的《星空下的咖啡座》. Kröller-Müller Museum x Nalas |「梵星」鑽石耳環一對 | 估價 220,000 - 300,000 港元

十九世紀末,維也納分離派對學院派的保守觀念提出挑戰,令美術與裝飾藝術之間的界線變得模糊。先例一開,包豪斯、超現實主義、立體主義在內的各大現代藝術流派,開始把創作從平面的畫布轉移到立體領域,並涉足珠寶設計,「可穿戴的藝術品」(wearable art)的概念應運而生。藝術家創作的珠寶往往獨一無二,更具有可觀的雕塑特質,而且無論是幾何圖形、不同風格的建築裝飾,還是花鳥蟲魚,都成為了首飾設計的靈感來源。趁著今年香港蘇富比秋季「瑰麗珠寶 I 及 II」拍賣會,大家一起來欣賞著名品牌設計師如何運用別出心裁的創意,把寶石與貴金屬變成「可穿戴的藝術品」。


卡地亞

卡地亞在一眾高瞻遠矚的設計師查爾斯・杰庫(Charles Jacqueau)、皮耶・勒馬尚(Pierre Lemarchand)和魅力超凡的藝術總監珍妮・杜桑(Jeanne Toussaint)掌舵下,海納各方影響,推出創意絕倫的高雅珠寶,締造了許多時代經典。其中路易・卡地亞(Louis Cartier)與珍妮・杜桑在工作上合作無間,前者對寶石、鑽石與鑲嵌技藝知之甚詳,後者將個人的生活熱忱與無限創意融入珠寶創作,迸發出無數火花。1920年代中期問世的「水果錦囊」系列受古印度珠寶啟發,採用刻面祖母綠、紅寶石和藍寶石,搭配熱鬧的排列方式,組合出明豔斑斕的首飾。「美洲豹」系列則閃爍華麗,連芭芭拉・赫頓、溫莎公爵夫人等傳奇名媛也曾經與這隻傳奇大貓耳鬢廝伴。裝飾藝術時期的卡地亞除了美洲豹,還推出大象、長頸鹿和熱帶彩鳥造型的迷人珠寶,盡顯西方世界對非洲風情的浪漫想像。

梵克雅寶

梵克雅寶的經典設計蘊藏無限想像力,更擅長運用精妙的寶石切割技巧和獨樹一幟的隱密式鑲嵌法,將自然萬物、高級時裝、異國風情、宗教、幻想故事等元素融入其中。工匠在每顆寶石的邊緣刻出一道細小的凹槽,使它們以特定的角度緊靠相連,在黃金製的框架中拼出馬賽克般的效果。這種隱密式鑲嵌法,使寶石不留任何鑲爪或鑲托的痕跡,尤其適合花草造型的首飾。梵克雅寶完美體現裝飾藝術年代的雕欄玉砌和現代主義精神,堪當二十世紀後期珠寶設計風格的典範。

「藝術是一個發現和發展大自然基本法則的過程,讓我們將大自然化為可用而美觀之物。」
- 法蘭克・洛伊・萊特(FRANK LLOYD WRIGHT)

蒂芙尼

尚・施倫貝格爾(Jean Schlumberger)憑著風趣的幽默感和好奇心,發掘蘊藏在動植物和建築物當中的美。他以點石成金般的工夫,把平凡無奇的形態和材質,淬煉成別開生面的珠寶,神乎其技。這位自學成材的設計師出身於一個生意成功的紡織業家庭,他自己在巴黎開設了一家藝術出版公司,並進入超現實主義的圈子,為時裝設計師艾莎・夏帕瑞麗(Elsa Schiaparelli)設計配飾。施倫貝格爾製作的首飾靈活搭配各種寶石,充滿天馬行空的想像力。他到紐約後,在蒂芙尼打響名堂。他掌中的珠寶以大千世界為創意藍圖,反映出宇宙變幻、天地無常。

寶詩龍

寶詩龍是源自巴黎的珠寶品牌,由菲德烈克・寶詩龍(Frédéric Boucheron,1830-1902)在1858年創立,正好趕上崇尚奢華品味的法蘭西第二帝國。寶詩龍的出品深受法國名門望族歡迎,在國際上亦頗有名氣。與品牌合作過的設計師包括朱爾・德布(Jules Debut)、保羅・雷格朗(Paul Legrand)和盧西安・賀茲(Lucien Hirtz),還有著名的雕刻師路易・亞曼・荷特(Louis Armand Rault)和琺瑯師查爾斯・利佛特(Charles Riffault)。鏤空琺瑯工藝(plique à jour)盛行於文藝復興時期,後來一度失傳,直至十九世紀才再度出現,而寶詩龍是其中一間掌握這種古老技藝的珠寶工坊。工坊的琺瑯師利佛特擅長製作色彩豐富的作品,是品牌歷久不衰的標誌性出品。寶詩龍把珠寶工藝昇華至藝術層面,其黃金首飾造型立體,刻面鑽石及鑲嵌精鋼均精雕細琢,巧奪天工。

Buccellati

Buccellati的設計取材自威尼斯出產的蕾絲、伊特拉斯坎古文明的紋飾、意大利的花草、昆蟲和動物,讓這個成立超過百年的珠寶世家以獨特的美學,成為國際知名的品牌。意大利珠寶匠兼品牌創辦人馬里奧・布契拉提(Mario Buccellati)深受希臘和文藝復興時期藝術的啟迪,結合雕刻和鑿刻等古代金飾技術,把白金和黃金運用得出神入化。Buccellati的首飾有時會模仿蕾絲的精緻質感,有時則以花朵和樹葉為造型,再點綴寶石。時至今日,這個歷史悠久的品牌仍然秉承過往的招牌做法,把令人意想不到的色彩和材質組合在一起,達到賞心悅目的效果。


JAR

JAR是喬爾・亞瑟・羅森塔爾(Joel Arthur Rosenthal)名字的縮寫,來得簡潔低調。他以這三個字母在巴黎創立珠寶精品店,讓JAR成為非凡珠寶工藝的代名詞。羅森塔爾在1980年代開始設計自家首飾,把工藝提升至藝術的層次,並為之注入獨出機杼的意義、文化內涵和詩意,填補了近代數十年珠寶界缺乏的精神底蘊。JAR是歷來第一位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舉辦個展的在世珠寶設計師,被館方譽為「當代寶石藝術家」。他以畫家的眼光篩選寶石的顏色;寶石的排列則彰顯細緻的色彩深淺遞變,或鮮明的色彩對比。一直以來,寶石的珍稀程度就是珠寶的最大賣點,羅森塔爾卻一反傳統,著重每顆寶石本身的美態、顏色、火彩和光澤,再加入自己的想像力,憑著精雕巧琢的工藝,為冰冷的礦物賦予生趣。

「珠寶和藝術品的存在,提醒我們情感、生活、價值觀和理念是多麼的重要。」
- 保羅・卡內瓦里(PAOLO CANEVARI)

千百年來,有多少美麗的珠寶被埋藏在歷史的滄海桑田裡,又有多少精通寶石加工、琺瑯燒製、五金或雕刻的工匠曾在皇家工坊埋頭苦幹,卻從未在歷史上留名?沒有任何名字標記的古董首飾也可以有米開朗基羅或羅丹的雕塑般震撼人心的力量。在心靈手巧的無名功臣一錘一鑿的努力下,原石內在的生命力被釋放出來,成為照亮我們生命的寶物。畢加索說過,藝術能夠「滌去靈魂中的俗世塵埃」,而珠寶作為「可穿戴的藝術品」,在人類無形的思想和不斷轉變的生活方式裡披沙揀金,濾去雜質,將之凝結成純淨的形態,讓人們可以從一枚精巧玲瓏的首飾中,窺見昔日的風采。

珠寶

More from Sotheby's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event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Close
arrow Created with Sketch.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