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狂想曲

藍色狂想曲

「在音樂的世界裡,淡藍色就像是長笛,深藍色像大提琴,再暗一點的藍是美妙的低音提琴。而最深邃而平和的藍色,則猶如管風琴低沈雄偉的音色。」
- 瓦西里.康丁斯基

從古至今,夢幻迷人的藍色一直刺激著人類的感官,勾起不同的感受,並引發無盡的聯想。從世人對神聖事物的想像,到大自然最詭秘莫測的奧秘之中,都不難見到藍色的蹤影。綜觀歷史,藍色的象徵意涵非常豐富,包括憂鬱、高貴、自由、平和及神聖等等。伊夫・克萊因、海倫・弗蘭肯塔勒、巴布羅・畢加索、露易絲・布爾喬亞及瓦西里.康丁斯基等藝術家,都曾以藍色營造出各式各樣的視覺效果、表現他們的藝術構思,許多大師級的傑作由此而生。

藝術史學家斯特拉.保羅(Stella Paul)曾於《熱愛色彩:顏色在藝術中的故事》(Chromaphilia: The Story of Color in Art)第一章的開首形容:「世上有許多種藍,色澤雖然相同,卻有著數之不盡的外觀、視覺效果、來源和意義。」

對克萊因而言,絢麗的藍色體現了他的精神靈性和宗教背景。湯馬斯・庚斯博羅其中一幅最享負盛名的畫作《藍衣少年》(The Blue Boy),畫中可見一個身穿華麗藍色綢緞、端正地站立著的高貴男子。畢加索在摰友卡洛斯.卡薩吉瑪斯於1901年離世後,創作了一系列藍色及藍綠色的單色調畫作以表達他內心的悲傷。這段持續了3年的時間被後世稱為「藍色時期」,《老吉他手》、《生命》及《蘇珊寶殊的肖像》等曠世鉅作均出自這個時期。

藍色絕不只是藝術品中的一種色彩或一個文化載體。19世紀英國首相威廉・格萊斯頓(William Gladstone)曾有一項著名發現,那就是荷馬式史詩中從未提及過藍色。事實上,根據語言學家蓋伊・多徹(Guy Deutscher)在《小心,別踩到我北方的腳!》(Through the Language Glass: How Words Colour Your World)一書所述,任何古語言中都並無字詞專指我們現在所說的「藍」。這項發現聽上去似乎誇張失實——畢竟今時今日連小孩子都曉得天空是藍色的——但如果細心想想,就會發現大自然中其實只有極少數事物呈現純粹的藍色。這種顏色如此罕有,難怪我們的祖先並無為它專設一詞。提起大自然裡的藍色,我們總會想到一些特別美麗的生物和景象,例如天堂鳥、熱帶蝴蝶、孔雀等,因此人類對藍色有著非一般的尊崇敬畏之心,也是合乎情理。

倘若我們探古溯源,就會發現在地球形成之初,藍色鑽石已然存在,而藍鑽亦是芸芸彩鑽中最為珍罕的一抹絕色。歷史記載中最早發現的藍鑽,出自印度戈爾康達地區科魯爾礦場,而這個舉世聞名的礦場出產了「神像之眼」(the Idol’s Eye)和世上其中一顆最具傳奇色彩的寶石——「希望之鑽」(The Hope Diamond)。即便隨著時間及科技的推進,在歷史長河中,發現藍鑽的次數仍然是少之又少,亦無規律可言。因此,每當發現一顆藍鑽,無論大小,都足以讓人嘖嘖稱奇。在2021年4月,南非庫里南礦場出產了一顆原石,從中切割出重達15.10卡拉的天然極罕瑰寶「De Beers 戴比爾斯 浩宇之藍」(The De Beers Blue)。這顆階梯式切割的豔彩藍鑽,是拍賣史上最大的艷彩藍鑽,它在今年四月香港蘇富比拍賣會上以4億5,100萬港元成交,成為拍賣史上最昂貴的鑽石之一。

藍寶石的高貴豔彩在世人心中一直與神聖的天國息息相關。緬甸出產藍寶石的歷史長逾千年,這個寶石大國擁有數個出產藍寶石的重地,當中包括聞名遐邇的莫谷石礦。至於喀什米爾,當地首次發現藍寶石是在19世紀末,這裡出產的藍寶石因著獨一無二的優美色調以及極為稀少的產量,深得世人頌讚渴慕。喀什米爾和緬甸出產的藍寶石之所以如此讓人愛不釋手,皆因它們有著最濃郁飽和的深邃藍色,令它們從各種繽紛寶石中脫穎而出,地位特殊。

「藍寶石絕對是來自天堂的寶石。它那有如天空般湛藍的色澤據說有治癒的力量。在東方的文化中,藍寶石據說能抵禦厄運。」
- 米歇爾.帕斯圖羅(Michel Pastoureau),《色彩列傳:藍色》(Blue: the history of a color),1947年

亙古以來,藍色寶石一直備受尊崇。埃及法老圖坦卡門下葬時所戴的面罩上鑲嶔著大量湛藍的青金石,足以證明鮮豔亮麗的藍色寶石在古時擁有無可比擬的神聖地位。事實上,青金石的價格曾經一度與黃金不分上下,這種情況更持續幾個世紀之久。迷人的藍色其實也屬於許多其他寶石,如帕拉伊巴碧璽、海水藍寶、磷灰石、綠松石和海水藍綠玉髓(亦即玉髓的藍調變奏)等。千百年來,藍色寶石的亮麗色澤都充滿神秘及神聖之感,蘊含著難以言喻的魅力及豐富的內涵,牽動著世人的想像,令人魂牽夢縈。

藍色在大自然中稀有難求,調製藍色顏料就更為困難,因此人工複製並準確調配這種美麗色調的技術,自然是相對近代的發明。藝術家曾經從青金石中提煉出藍色顏料,但由於原材料珍貴,在過去千百年的西方歷史上,青金石藍是極為貴重難得的顏料。色彩研究專家及設計師珍妮絲.林賽(Janice Lindsay)曾指出:「只有富貴人家才買得起這種藍色顏料,藝術家及工匠甚至要簽署合約,列明他們所用的優質藍色顏料的份量和用於何處。」

據傳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未完成《埋葬》這幅鉅作的原因,是因為他無法籌集到足夠資金購買他想要的群青藍顏料。

從古至今,藍色於不同的場景有著不同的意義。身穿高貴藍色衣袍的聖母馬利亞的肖像畫,在古代西方藝術界掀起了一股藍色熱潮,而聖母這個神聖的主題,更連帶地奠定了藍色作為尊貴聖潔的代表色之地位。在現代流行文化中,藍色在編劇及導演大衛.連治的傳奇邪典電影《藍絲絨》(Blue Velvet)具有象徵意義,而從麥當娜到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oyd)等各式各樣的音樂人,亦曾在其音樂創作中引用藍色的象徵意涵。

俄羅斯藝術家及藝術理論家瓦西里.康丁斯基擁有「聯覺」能力,音樂等視覺以外的感官刺激能令他聯想到色彩的表現。例如,對康丁斯基而言,每一種藍亦代表著某一特定音色。他在論文《藝術的精神性》中闡述了他的色彩理論,以不同情緒比喻各種顏色,而藍色在他的眼中代表神聖。

關於藍色,康丁斯基有這樣的感嘆:「它能夠帶領人走進無盡的境界,喚醒觀眾內心對純粹並超越感官的體驗之渴求。當聽到『天堂』這一詞,就會令我們聯想起藍色。」

Chinese version translated by: Denise Tam / Michelle Wong
翻譯:譚婉彤 / 黃梓鈴

珠寶

關於作者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event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Close
arrow Created with Sketch.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