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展會

當代藝術「新女孩」儼然自成一派,誰會是未來的萌娜麗莎?

吳滋懿
翻譯此頁面

一股「新女孩」力量正在用盡全力敲響藝術收藏世界。

80年代流行音樂正紅,Cyndi Louper的Girl just wanna have fun,同時的當代藝術誕生了一個帶著壞笑、滿臉是戲、滿口髒話、還會比中指玩搖滾的大眼憤世小女孩,當時正從日本前往德國進修的奈良美智,以小女孩為表現,熱議各種社會現象,一面手勢耍壞眼神耍狠背後藏刀,一面又用最深切溫柔的文字例如「我不介意你忘了我」出版書籍策劃作展。常聽人說:男孩不壞、女孩不愛,這到了當代藝術的奈良美智作品,則是女孩不壞藏家不愛!?

2001年時以20,000美金售出的奈良美智作品《背後藏刀》(Knife Behind Back),在2019年的香港秋拍,蘇富比拍賣落槌價達到約兩千五百萬美金,這一敲,不僅讓其創作者奈良美智一舉成為日本當代最高價的藝術家,各款奈良美智作品,畫作、雕塑、版畫、書籍、玩具應聲漲起。也就此敲出一門屬當代藝術的「新女孩」門派,此前讓人無法歸類為新表現主義還是波普藝術的娃娃們,隨著奈良美智的小女孩以掌門人之姿在前開路,後起之秀的各位小女孩小男孩也不遑多讓成為新焦點,有別於火熱的抽象派印象派,Mr.、六角彩子、中村萌等青年藝術家的作品紛紛引起亞洲藏家注意的集市效應。

藝術家Mr. 與他的雕塑合影(Jil Wu 攝)。

一股新女孩力量正在用全力敲響藝術收藏世界。我們將美術史往前翻一點,其實女性的形象一直是藝術創作的重點,羅浮宮的鎮店之寶《蒙娜麗莎的微笑》,女主的神秘面紗以及畫作失竊重返羅浮宮懷抱的傳奇,說她是全世界最知名的女子也不為過。再翻更早一點,失去雙臂的維納斯女神、勝利女神雕像,這麼一列,才想到羅浮宮最知名的典藏三寶都是女性。那麼在「新女孩門派」裡,誰會是未來美術館的萌娜麗莎?能夠超越蒙娜麗莎一天吸引30,000人參觀的吞吐量?

以新女孩為形象的作品廣受歡迎,女性藝術藏家也急速增多。

回到2001年9月(18年前),日本電視台NHK為村上隆與奈良美智拍攝的當代藝術特別專輯中也曾稍微提到,兩位藝術家帶動了新興藝術市場趨勢,同是以創作女性為題,一位迎來御宅族,一位則是女孩的世代,節目中所分析提到比較前衛的一點是,喜愛奈良美智畫作的粉絲多數是女性,藉以觀察到同時期,藝術市場的女性收藏者成長趨勢同時並進。而女性消費者經濟消費力增強與網路商務生態的爆發成長幾乎同步,更是萬分有緣也有趣的現象,此一當代藝術創作風向的轉變與都會生活形態的轉變,兩者交互影響且密不可分。

而因著網路科技普及與電子金融的便利,以往較為封閉的藝術收藏地域性與受眾也開始擴大。大量女性社群開始關注藝術家動態作品是21世紀的興起新趨勢,雖說藝術家以女孩神秘感的萌樣為靈感的畫作,數量不少且始於更早,荷蘭畫家維梅爾畫筆下的佩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回眸淺笑、更早至日本江戶時期的浮世繪。但愈是近代,真可以發現藝術作品的女性形象愈趨年少。而難道是因為御宅族文化的興起擴散?還是因為更廣大的群眾對於青春與萌文化的青睞?

美少女的美術史 主視覺 北師美術館提供。

美少女的美術史,可說是藉著藝術作品譜成的日本女性社會地位進化論。

台北的北師美術館正在展出的「美少女的美術史」巡迴展,便以日本美少女為題,深入淺出的囊括古美術到近代美術至當代的各藝術家,以女性為作品主體的貫穿幾百年來的東瀛女孩群像。以日本四個地方美術館的館藏為策劃橫向,以江戶到現在的時間線為縱向,讓東瀛藝術裡的女孩活跳出一個清晰的模樣。其中奈良美智早期90年代作品絕對是開門重點作品,超現實的雕塑作品也令觀者讚嘆神采微妙,展覽中還親眼見到了漫畫家手塚治虫的寶馬王子手繪原作,讓70後的漫畫迷們霎時重返青春。而一批早期明治維新的少女插畫讀物,可見少見以日本女學生小清新為主題的現代女性自主意識,女孩開始對於從孩童變成女人之間的少女生活有了想像,彈吉他與滑雪等也成為女性的休閒生活。

左至右:高畠華宵,《快樂的遠足》,1930年作。 彌生美術館館藏。(Jil Wu 攝)。金卷芳俊,《搖曳疊影之感》。(Jil Wu 攝)

從美術史來看少女,各年代名為少女的年齡其實稍有不同,愈早期的女性外表較為熟齡,而以少女入畫作的遐想,亦各有奇幻與千秋。從社會與人文的變遷來看,則是更能看到日本女性生活風格的進化。要說是美少女的美術史,也更可以說是藉著藝術作品譜成的日本女性社會地位進化論。

「想起當年第一次素描的經歷,比起是因為想報考美術大學,其實是更想看裸女吧(笑)。」
- 奈良美智

說起奈良大叔畫的小女孩是誰,他則是提過:「其實在這之前,我的作品都是為了我自己畫的,是我的一部分,更像是自畫像。」為自己的書寫序,整理著過往的作品集的奈良美智,娓娓道來心底的聲音,他提到其作品其實不是為了畫哪一個小女孩,而是他的自畫像,從開始創作就只覺是畫自己,而無論畫作巡迴去哪裡,永遠都會是自己的一部分,但隨著愈來愈多人跟說在他的畫裡看到了自己,或是很像他們認識的某個朋友,他才開始慢慢理解別人的視角,在自己創作的畫裡也能有了自己以外的人,適應畫作已不只是自畫像,適應自己與畫作的關係是一個「畫畫的人」。在2017年豐田市美術館的個展「for better or worse」總結了他大學畢業後的30年人生,其中展出的80後90初作品,便能清楚看到奈良美智提到的自畫像足跡。奈良美智親寫的序裡提到在高中的第三年,他面臨大學考試,補習班的朋友揪他報名一期美術課,說是考個好的藝術大學可能比較輕鬆,而且,這個美術課是有素描裸女的喔。或許比起考美術大學是更想看裸女吧(笑),他說起當年第一次素描裸女的生命旅程,同時是一路走來順著生命之河的寫照。「回頭看,我在高中的時候,從沒有想過會走上藝術這條路。」

奈良美智落筆,無論是畫作還是文字,又或是90之後開始創作的立體雕塑,總能為你捕捉日子裡的各種誠實、各種與你共鳴的委屈憤怒與悲傷。擁有億萬畫作也好,一本插畫書也成,這也總結小女孩會如此受到大家喜愛的原因。未來的萌娜麗莎會是誰?我們拭目以待。

奈良美智即將在2020年4月迎來在LACMA巡迴回顧個展,而因為LACMA與上海余德耀美術館的互展協定,據聞也將在上海聯展,接著也會巡迴到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

「美少女的美術史」展覽資訊:
展覽日期│2019.08.24 - 2019.11.24
展覽時間│10:00 - 18:00週二至週四、週日,10:00 - 21:00週五、週六
展覽地點│MoNTUE北師美術館
地 址│臺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二段134號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