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愛加冕:畢加索之《冠冕女子與國王餅》

為愛加冕:畢加索之《冠冕女子與國王餅》

布羅·畢卡索不斷墜入情網的奇情軼事,和他的藝術才華一樣名滿天下。從費爾南德·奧利維耶(Fernande Olivier)到朵拉·瑪爾(Dora Maar),這些接連走進他生命中的女子不僅是與他共浴愛河的情人,更是為他點燃創作之火的繆斯,將畢卡索本就驚人的藝術能量不斷推向新的境界。畢卡索一生戀情不斷,在情海顛簸裡少有停船靠岸的時候,直到他遇見自己生命裡的最後一位繆斯,也就是這幅《冠冕女子與國王餅》(Femme assise à la galette des rois)中的主角——賈桂琳·蘿可(Jacqueline Roque)。

賈桂琳·蘿可1927年出生於法國巴黎,是畢卡索的第二任、也是最後一任妻子。兩人的婚姻持續了11年,直到1973年畢卡索去世。這位情場浪子對賈桂琳的愛意之濃烈,從他為其創作的作品中可見一斑:在他們共同度過的甜蜜歲月裡,畢卡索為賈桂琳所畫的肖像多達400多幅,超過他此前的任何一位情人或伴侶。

巴布羅・畢加索 冠冕女子與國王餅 估價:60,000,000 - 80,000,000 港元

這幅《冠冕女子與國王餅》就是畢卡索為賈桂琳所作的肖像钜作之一。畫中的賈桂琳有著頎長的脖頸和明亮的眼睛,她頭戴王冠,手中拿著一塊「國王餅」——這是法國人每年1月6日在天主教主顯節前後享用的一種傳統甜點,由千層酥加上杏仁奶油內餡烤制而成,通常其中還藏有一個小瓷像,吃到瓷像的幸運兒可以戴上王冠,成為「一日國王」。畫面中大片的水綠色背景與橙黃、淺藍和黑色共同組成的前景彼此映襯,渲染了輕鬆愉悅的節日氛圍,也向觀者揭開了藝術家私人生活中難得一見的片段。

這件作品從1960年代開始由同一瑞士家族收藏,並曾於1988至1989年間在斯德哥爾摩當代美術館的大型畢卡索回顧展中展出,如今首次由蘇富比在拍場中呈現,是畢卡索以飽含柔情之筆,對夫妻之愛的甜蜜致獻。

畢卡索與妻子賈桂林,攝於1961年3月14日,法國瓦洛裡斯(Photo by Popperfoto via Getty Images/ Getty Images)

兩人的這段情緣是怎樣開始的?二戰結束後,畢卡索來到法國南部的市鎮瓦洛裡(Vallauris),在那裡的馬杜拉制陶工坊(Madoura Pottery)第一次遇見了賈桂琳。當時的賈桂琳年方27,濃眉深目,面龐兼具溫柔與堅毅之美,頗具古典風姿,讓時年72歲的畢卡索一見傾心,並對她展開了熱烈的追求。他飽含深情地用粉筆在她的房子外面畫上了一隻鴿子,在此後的六個月裡每天為她獻上玫瑰,直到她答應約會。1961年,兩人在瓦洛裡正式結婚。

對於兩人的關係,藝術學者威廉·魯賓(William Rubin)這樣描述道:「賈桂琳低調、溫柔、充滿愛心的個性,加上她對畢卡索無條件的承諾,為畢卡索帶來了一段長期的情緒穩定的生活和可靠的避風港。」也因此,「這段日子比他以往的任何感情經歷都更為長久。」

「生活在他創造的世界裡,在那裡,他活得像個國王,但眼中珍視的寶物只有兩件,一是自由,二是賈桂琳的愛。」
大衛・道格拉斯・鄧肯,《畢加索與賈桂琳》,紐約,1988年,9頁

這段濃烈又穩定的情感關係,給耄耋之年的畢卡索帶來了充沛且持久的創作動力。從1954年5月開始,他的作品中漸漸出現了賈桂琳的身影。在這些畫作裡,賈桂琳幾乎都有著誇張的脖頸和貓科動物般的臉。她漆黑深邃的眉眼、高挺的顴骨和飽含古典韻味的輪廓,也逐步成為畢卡索晚期繪畫中常見的標誌。這幅《冠冕女子與國王餅》作於1965年,正是畢卡索與賈桂琳沉浸愛河之中的生動寫照。藝術家不僅將純熟的立體主義視角運用其中,更是糅合了得益于制陶工作的視覺構成方式,為畫中人物帶來了仿佛可感可觸的在場之感,邀我們進入這鮮活輕快、讓人豔羨的家庭日常,卻絕不甘於流俗。

巴布羅・畢加索 冠冕女子與國王餅 估價:60,000,000 - 80,000,000 港元

從創作時間來看,這幅作品的誕生日期就在主顯節後不久,可以想見,畢卡索是以怎樣迫切而熱烈的心情回味著節日場景,繼而將他與妻子共同度過的愉悅時刻定格在畫布之上。而他留在畫作右下角的桃粉色簽名,似乎也在有意無意間呼應著兩人情深意篤的情感狀態。

除此之外,在畢卡索晚年,他還從法國浪漫主義畫家歐仁·德拉克羅瓦(Eugène Delacroix)的《阿爾及爾的女人》(Femmes d'Alger dans leur appartement)等作品中得到靈感,由此衍生出一系列畫作,這些作品背後的繆斯很有可能也是賈桂琳,畢卡索甚至還說,「德拉克羅瓦早就遇見了賈桂琳」。在反復描摹愛妻的過程中,他不斷探索著愈加抽象的創作手法,並一直持續到他生命的終點臨近。

「我的時間愈來愈少,想說的卻愈來愈多。」
克勞斯・加爾維茨,《大師畢加索》,洛桑及巴黎,1971年,166頁

賈桂琳之于畢卡索的意義,或許沒有比藝術評論家海倫·帕爾梅林(Helene Parlmelin)在《畢卡索》一書中所描述的更為確切了:「她身上有一種能夠為畫家帶來滋養的力量。她是源頭。她為此而生並獻身於此……她通向無限。她侵入一切,成為所有人。她化身為藝術家畫布上的所有形象,所有的肖像都像她,但又各不相同……她或坐、或躺、或站,無處不在。她在做夢,在思考,在玩樂。在她與畢卡索共渡的十二年婚姻歲月裡,繪畫和愛情交融在一起。」

現代藝術 | 亞洲 香港秋季拍賣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event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Close
arrow Created with Sketch.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