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臻之選:“雙重簽名”時計的歷史、魅力與市場需求

倍臻之選:“雙重簽名”時計的歷史、魅力與市場需求

鐘錶收藏領域的諸多稀世珍品中,“雙重簽名”作為一類現象級時計脫穎而出。對於提升一枚腕錶的價值而言,雙重落款錶盤的影響力幾乎無可取代。試想,一枚典型的勞力士Daytona或百達翡麗Nautilus固然備受追捧,但當人們發現這枚腕錶的勞力士皇冠或百達翡麗calatrava十字徽旁呈現“Tiffany & Co.”、“Gübelin”、“Beyer”或“Bucherer's”字樣時,其收藏價值必然不可同日而語。

許多鐘錶收藏愛好者有同樣的困惑:“為什麼?”——雙簽腕錶是怎樣誕生的?為何它們在如今的市場中具有如此高的溢價?

雙重簽名,稀世難覓

在探尋此類時計的歷史之前,不妨先了解其究竟為何物。一言以蔽之,雙簽名時計的錶盤之上既有製造商LOGO(如Rolex、Patek Philippe等),亦有零售商品牌LOGO,如Tiffany、Beyer等。

雙簽名時計在20世紀上半葉大量湧現。彼時,大多數買家並非通過製造商自主經營的精品店直接購買,而是經由第三方零售商實現購買意圖。就認可度和信任度而言,某些零售商在相當多的消費者心目中與腕錶所屬品牌不分伯仲,甚至更勝一籌,這些零售商LOGO的受認可度和價值也因此水漲船高。機不可失,世界各地的零售商們着手在大量由其負責銷售的時計上留下自己的品牌烙印。

知名零售商們開始頻頻踐行該策略。例如,在倫敦,Asprey會為其全球客戶在訂購的腕錶上鐫刻LOGO;在委內瑞拉,Serpico Y Laino憑藉簽名款時計令石油巨賈們感到心滿意足;在巴西,Gondolo&Labouriau作為百達翡麗在里約熱內盧地區的主要零售商而聲名鵲起。

其他知名零售商品牌還包括:米蘭的Gobbi,憑藉雙簽腕錶饜足上流社會;1760年創立於蘇黎世的Beyer,為出售的諸多時計賦以極富歷史意義的品牌印記;Gübelin和Bucherer的“雙重簽名”服務則迎合了瑞士其他大部分地區的需求,後者更發展為歐洲乃至世界最重要的鐘錶零售商之一。

最後亦最重要的一個,自然非紐約的蒂芙尼(TIFFANY&CO.)莫屬。多年來,蒂芙尼始終是百達翡麗在美國的重要合作夥伴,是美國境內唯一被授權可於百達翡麗時計之上落款的官方零售商。2021年,蒂芙尼更與百達翡麗攜手發布雙方迄今為止最重要的雙簽作品之一——百達翡麗蒂芙尼藍鸚鵡螺5711/1A-018。

雙重簽名,稀世難覓

對於在20世紀及之後出售雙簽時計的眾多零售商而言,並不會以同樣的熱枕在每一枚腕錶上打上自己的烙印。因此,一些零售商的落款與某個具體型號之間的珠聯璧合便顯得彌足珍貴。

以香港蘇富比珍貴名錶 I 拍賣會拍品2144為例:16523型號的勞力士 Cosmograph Daytona。乍看之下,似為上世紀80年代末常見的雙色Daytona,實則擁享非同一般陶瓷錶盤,懸浮式Cosmograph字樣為其平添盎然活力。不僅擁有這些令人擊節稱賞的特質,雙簽錶盤和鑲於6 點鐘位置的蒂芙尼標識更進一步賦予這枚時計以非凡魅力。

拍品2168堪稱另一枚引人注目的雙重簽名時計:一款罕見的百達翡麗 Nautilus 3900型號。該型號雋永經典,搭配稀有的32毫米boy size尺寸及Caliber E23 SC石英機芯,其生產期僅曇花一現於上世紀80年代中後期的短短五年間,更有Gübelin的雙簽錶盤錦上添花,可謂難得一遇之典藏。拍品2169同屬3900型號時計,其美輪美奐的18K金質地與蒂芙尼落款,或更為稀有。

值得世人夢寐以求的和隋之珍豈止以上兩款百達翡麗 Nautilus 系列時計。你很有可能被拍品2176這枚百達翡麗鸚鵡螺系列5980型號腕錶所吸引,它擁有堅固的18K玫瑰金錶殼結構和飛返計時的複雜功能,其珍稀程度已然達到現代版鸚鵡螺系列腕錶的極致。錶盤頂端精美烙刻着小巧的蒂芙尼LOGO,將這種極致推向頂峰。作為當今百達翡麗腕錶的極致高端系列,其獨具匠心的特質在細節中熠熠生輝。

在Nautilus系列腕錶之外,你將注意到拍品2175這枚百達翡麗3940型號時計——該獨特型號源自百達翡麗的第二代萬年曆腕錶系列之一。這枚腕錶摩登飛揚,為最稀有萬年曆腕錶之一,當年由百達翡麗第三代傳人Philippe Stern 先生為其摯友Theodore Beyer先生親手打造,旨在紀念Chronometrie Beyer公司成立225周年,限量25枚。Beyer字樣被精心置於百達翡麗下方,其刻有紀念紋樣的錶殼背面令臻稀盡顯。

拍品2276拍品2277之間的差異令本場拍賣中的雙簽時計變得頗值得玩味。這兩款都是勞力士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出品的2508型號計時腕錶系列的一部分。其中一款錶殼玲瓏,直徑35.2mm,矩形按鈕,銀色錶盤;另一款錶殼尺寸略大,直徑37.2mm,橄欖形按鈕,黑色錶盤。雖然這兩款腕錶來自同一系列且年代相仿,但拍品2277以其嘆為觀止的頂級品質和極為罕見的Bucherer簽名而享有更高的估價。

今日之“雙重簽名”

近年來,為雙簽腕錶卓爾不群的品質和理念所傾倒的收藏家及擁躉可謂絡繹不絕,其知名度持續高漲。得益於當今鐘錶製造工藝日益精密繁複的大勢所趨,受惠於奢侈品界熱衷聯名的推波助瀾,此類時計的市場需求量和價值亦獲大幅攀升。由此,風靡於往昔的市場營銷和零售策略重煥活力——中古雙簽時計相較於“單一簽名”款更具溢價空間,而擁有“雙重簽名”的現代時計亦可輕而易舉從當今一眾頂級同類中脫穎而出。

雙簽時計稀世珍罕,閃耀於錶盤(尤其是中古腕錶)之上的成雙簽名,無疑可為藏家奉上一份情懷與神秘感。中古時計經由歲月洗鍊,意蘊雋永,來自不同地區的零售商標誌性落款則賦予它們一抹獨特的地域色彩。將稀缺性與潮流性融於一體,這些釋放出眾魅力的雙簽腕錶,於某些小眾收藏市場而言,無疑是久旱之後喜逢甘霖。

鐘錶

關於作者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event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Close
arrow Created with Sketch. Back To Top